县级公安局长贪腐18年卖官敛财,纵容黑老大,夫妻一起贪

(原题目:县级公安局长贪腐18年卖官敛财,纵容黑老大,伉俪一起贪)

盘踞湖南株洲长达13年的许爱民黑恶势力组织被打掉,半年后充当黑恶“保护伞”的株洲市天元区政府副区长,市公安局天元分局党委书记、局长文树忠落马。

16年前,许爱民在茶陵县投资,时任茶陵县公安局局长的文树忠为其在县公安局办公楼里免费提供办公场所,并帮其协调贷款。许爱明送给文树忠的妻子胡冉5万元现金。这是胡冉第一次收钱,面临巨款,当她坐卧不宁地告诉文树忠时,文树忠却说“没事,收下”。

今后一发不可收拾,伉俪俩在贪腐的泥潭越陷越深,上演了贪腐“伉俪二人转”。

2019年6月,在中央扫黑除恶事情的督导下,株洲市公安局打掉了以许爱民为首的涉黑组织。同年12月,“保护伞”文树忠落马,今年8月被开除党籍和公职,被批“家风松弛;私欲极端膨胀;涉嫌受贿犯罪,偏护、纵容黑社会性子组织罪”。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10月14日刊文《家风松弛 公安局长伉俪走上贪腐路》,披露了一个县级公安局长的贪腐内幕:陵县、醴陵市、天元区公安机关里,上到局班子成员,下到通俗民警,都是文树忠收取红包的工具,18年里靠卖官收受贿赂达数百万元;而她的妻子则不仅“保管”巨额贿款,还大肆浪费,一次就在美容院消费67万多元,重新到脚全做了美容。

县级公安局长贪腐18年卖官敛财,纵容黑老大,夫妻一起贪

文树忠。资料图

在株洲三县市(区)任职公安一把手,贪腐18年

据官方简历, 文树忠, 1968年6月出生,电大本科学历,湖南株洲渌口区人。1990年7月,22岁的文树忠踏入警界,任职株洲市公安局五科预审员,今后29年他一直在株洲公安系统任职。

2002年1月, 文树忠调任茶陵县公安局,先后任副处级侦察员、党组书记、局长。

2007年11月,文树忠调任醴陵市副县级干部,醴陵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

2012年5月,文树忠调任任株洲市公安局副调研员、天元分局局长,不久升任株洲市天元区政府副区长,后又兼任天元分局党委书记。

回首文树忠的仕途,其先后在株洲下辖的茶陵县、醴陵市、天元区任公安局局长,只是个处级官员,但自2002年1月调任茶陵县公安局担任向导职务,就最先了贪腐,直至2019年12月落马,贪腐时间跨度长达18年。

团体公款买名酒,半年多喝了10多万

在落马之前,文树忠就受过一次处分。

2018年12月,湖南转达3起违反中央八项划定精神的典型问题,头一个被点名的就是株洲市天元公安分局违规购置使用高等酒水等问题。

据转达,2016年12月至2017年7月,天元公安分局9个下层队所购置高等白酒共计148瓶,虚列开支报销20.05万元,其中114瓶已在24次公款吃喝或公务接待中使用。天元区副区长、天元公安分局局长文树忠推行周全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到位,受到党内严重忠告处分。

其他涉事职员也受到了党纪处分。株洲市纪委对天元公安分局党委在全市转达批评。

据测算,若按虚开报销款20.05万算,148瓶白酒每瓶均价1300多元,价格不菲;短短半年多,24次公款吃喝,月均3次多;已消费的114瓶白酒,每次宴席喝掉近5瓶,酒量不小。

文树忠顶风违纪,违反中央八项划定精神,只是其违法乱纪的冰山一角。

家风松弛,私欲极端膨胀, 偏护、纵容黑社会性子组织

今年8月18日,文树忠被“双开”,露出的问题更为严重。

据株洲市纪委监委转达: 经查,文树忠违反政治纪律,接纳串供,转移、隐匿违纪违法所得,向组织提供虚伪情形掩饰事实等方式,匹敌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划定精神,违规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旅游流动放置;违反组织纪律,不按划定向组织讲述小我私家重大事项,在干部选拔任用方面为多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违反清廉纪律,介入营利性流动,向治理服务工具放款并收取高额利息;违反生涯纪律,家风松弛,对配偶失管失教;违反事情纪律,利用职权违规干预和加入建设工程项目承揽、发包,违规干预执法流动,并涉嫌受贿犯罪,偏护、纵容黑社会性子组织罪。

文树忠身为党员向导干部,党性意识缺失、纲纪意识淡薄、私欲极端膨胀,且在党的十八大后、十九大后不收敛、不收手,严重违反党的纪律,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犯罪。凭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等有关划定,经天元区委常委会集会研究并报市委批准,给予文树忠开除党籍处分,终止其天元区第五次党代会代表资格;由株洲市监委给予其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株洲“黑老大”落网国民放鞭炮祝贺,半年后“保护伞”落马

文树忠落马,与许爱民为首的盘踞株洲长达13年的黑恶势力组织被打掉,不无关系。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2019年6月,在中央扫黑除恶事情的督导下,株洲市公安局打掉了以许爱民和吴增明为首的涉黑组织,停止同年10月中旬,抓捕了8名该组织内成员。

据公然信息显示:许爱民早年在军队服役,随后在一乡镇企业局担任业务员。后期从商,任株洲多家公司的执行董事职务,吴增明则是他的“左膀右臂”,为其中一公司的总经理。

县官受贿近6千万,近半借条未兑现,斗地主搓麻获利300万

县官受贿近6千万,近半借条未兑现,斗地主搓麻获利300万,张明明,受贿,斗地主,宜宾市,江安县

2003年,许爱民在茶陵县投资,时任茶陵县公安局局长的文树忠为其在县公安局办公楼里免费提供办公场所,并出头帮其协调银行贷款。为谢谢文树忠,文树忠的妻子胡冉买房交首付款时,许爱民送给胡冉5万元现金。

这是“黑老大”许爱民和公安局长文树忠权钱交易的劈头。

今后10多年,许爱民聚集了许多社会闲散职员,并多次使用非法拘禁、巧取豪夺、开设赌场、放高利贷,甚至非法诉讼的手段欺压当地的国民,并由此获得了高额的非法利益。

有当地国民示意:“他们曾经强制性拆掉了我家的两个门面,不仅没有给予我赔偿,还派人跟踪、威胁的我的家人,现在提起来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我都想哭。”

当地一间服装城中的商家听闻许爱民涉黑团伙被打掉的“喜讯”,自觉性地放起了鞭炮。

许爱民涉黑团伙被打掉一个月后,2019年7月18日,株洲天元区人大常委会召开集会听取扫黑除恶专项事情情形汇报。时任天元区副区长,市公安局天元分局党委书记、局长文树忠汇报情形并亮相:高标准、严要求做好扫黑除恶专项事情,确保“不漏一人”;以刀刃向内的刻意开展自我革命,铸造一支忠诚、清洁、经受的公安队伍。

昔时10月12日,株洲市纪委监委、市公安局公布《关于公然征集许爱民等涉黑涉恶团伙及其“保护伞”线索证据并敦促投案自首的通告》。通告督促充当该黑恶势力“保护伞”的党员干部和国家公职职员主动向纪检监察机关交接问题,激励宽大干部群众揭发揭发其他党员干部和国家公职职员充当“保护伞”的问题。

两个月后,12月10日,文树忠落马,后被查出涉嫌受贿犯罪,偏护、纵容黑社会性子组织罪。

据《株洲晚报》刊发的2019年株洲反腐成绩单:深挖彻查许爱民、吴增明等影响恶劣的案件,立案查处涉黑涉恶溃烂和“保护伞”问题43件,处分49人,组织处置25人。

家风松弛,妻子美容一次花67万重新“美”到脚

文树忠被“双开”,转达称“家风松弛,对配偶失管失教”,文树忠贪腐18年,其妻子身为党员干部,却没选择做贤内助,而是与丈夫一同上演了贪腐“伉俪二人转”。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披露,第一次收到“黑老大”送上门的5万元巨款,当胡冉坐卧不宁地告诉文树忠时,文树忠却说“没事,收下”。

今后之后,文树忠往往回家将自己收受的红包礼金甚至贿赂款交给胡冉时,胡冉体贴的不是钱的来路,而是问“怎么这次这么多?”

“文树忠给我多少钱,我就收多少钱。厥后他给的钱越来越多,我以为钱存在自己账户里欠好,怕万一组织由于什么事情追查起来,问钱从哪里来的,自己欠好回覆。”胡冉说,她用自己母亲、姐姐等支属的身份证去开银行卡,用来存放这些来路不正的钱。

历久面临来得云云轻松且数额伟大的不义之财,胡冉并不情愿只做“保管员”。

“她在我们店里是绝对的1号VIP客户,消费了几百万。”株洲市某美容连锁会所老板陈某说,2014年至2019年间,胡冉在他们店里美容时,一次性刷卡十几二十万元眼都不眨,最多的一次小我私家消费直接刷了67万多元。

“重新到脚,全身但凡能做美容的地方她都做了,有些项目照样从香港派专人带装备上门服务的。”该店服务员说。

在文树忠贪腐的道路上,由于妻子胡冉的大肆浪费,一步步地将他推向溃烂的万丈深渊。“我一次次带着炫耀的心情将收受的钱交给胡冉,胡冉明知这些钱来路不正,但也收得喜悦。”面临伉俪双双被审查观察,文树忠悔悟说:“转头想想,钱收得再多也没用,我们现在什么都没了。”

上到局向导,下到通俗民警,都是他收取红包的工具

文树忠在忏悔书中写出了他之前对退休之后还能享受奢靡生涯、享有权力余热的想法和做法:“我刻意培植亲信,想在退休之后还能‘语言有人听,喝酒有人敬’。”

“培植亲信”只不过是文树忠卖官的另一种说法而已。

文树忠向专案组交接,在2010年头,醴陵市公安局新组建了巡特警大队,他有意让时任板杉派出所教导员唐某担任该大队队长,因忧郁“用人不公”的传言,他专门制造机遇让唐某上位。他说:“我知道他口才好,就特意办了一次竞争上岗演讲竞赛,并提前要他做好充分准备。”

由于准备充分,唐某获得演讲竞赛第一名,文树忠顺势在局党委会上提出根据竞赛名次确定巡特警大队队长人选,唐某如愿以偿。而背后,唐某接纳细水长流的方式送给文树忠16万余元。

在文树忠手写十余页的行贿职员名单当中,茶陵县、醴陵市、天元区公安机关里就有80多人,上到局班子成员,下到所队长、通俗民警,都是他收取红包的工具。由于他的贪心,一些民警为获得提升重用不得不用钱铺路。

“我把干部任用当做生财之道,想方设法让提升重用的下属对我感恩、给我送钱,用组织赋予的权力来兑换成小我私家的利益。”文树忠说。

能力不行、口碑欠好的,送钱就能提升;能力突出、立功受奖的,送钱才气提升。文树忠在担任县级公安局长的18年里,靠卖官收受贿赂达数百万元,严重破坏了当地公安系统的政治生态。

文:梁建忠

(综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中国纪检监察报、湖南省纪委监委、株洲市纪委监委)

原创文章,作者:28rg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8rg.com/archives/38133.html